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经纬娱乐 > 正文
和老男人谈恋爱 被他当成奴隶一样的使唤任他玩
2017-02-08 01:05 经纬娱乐

  和老男人谈恋爱是我从没有去想过的,可是生活使我不得不妥协,没办法,我感觉和老男人谈恋爱也不错,从此有个男人疼我,和老男人谈恋爱就是这点好处,还有就是和老男人谈恋爱我可以不用再拼命的工作。也许我生来命就不好吧!和老男人谈恋爱我最终还是没有落的好下场……

  

  和老男人谈恋爱

  我家就在离武汉不远的农村里。八岁那年,妈妈自杀身亡了。那时我很恨妈妈,恨她自私,丢下我和三岁的弟弟就那样走了。

  爸爸上面有三个姐姐,作为独子,爸从小在姐姐们的宠爱里养成了懒散的毛病。妈去世后,爸仍不知悔改,也不知道照顾我和弟弟。他照样东游西逛,田里的农活由三个姑妈轮流着做。

  2001年,我随表姐来武汉,在一家洗脚城打工。那时我17岁还不到。工资不高,但我很珍惜这份按摩捶背的工作。老板老板娘对我极好,他们外出办事时,就把店里的事情交给我管。

  我就在那里认识了陈维。有次他来店里消费,我特地嘱咐他下楼梯时小心别摔着了。他看了我一眼,开始注意我。

  他和我们老板是老乡,也是好朋友。他在老板那里打听了我一些事后,开始约我吃饭。想要我和老男人谈恋爱。约了半个月,我没一次答应。因为我不想和老男人谈恋爱。

  

  和老男人谈恋爱

  后来他要老板来做我的工作。老板说我们吃饭他作陪,其实我也知道老板希望我和老男人谈恋爱,我们吃了第一餐饭。

  也许是因为我的谨慎和自律,陈维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兴趣。他每天都来找我,说他很同情我,愿意带我去北京治耳朵。他说的其他的话我一句都听不进去,惟独这一句,我有点动心。我也不想自己一直聋下去啊。 可我不敢随他去北京。我怕受骗。我从老板那里了解到,陈维已离婚多年,老家有儿有女,而且大我整整28岁。如果我同意就是和和老男人谈恋爱了。

  表姐说,他干嘛非要带你去北京治-要诚心的话,武汉也可以治啊。我对他说了。他二话没说,就带我去武汉最好的医院去看病。

  我打工的地方在武昌,看病的医院在汉口。陈维每天接送,他还和老板说好,每天上午我的误工费由他出。

  

  和老男人谈恋爱

  整整一个月,陈维都不厌其烦地迎来送往,把我照顾得无微不至……我清楚地感觉到,我内心的坚硬在一点点坍塌。我顿时感觉我和和老男人谈恋爱也不错。

  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。特别是妈妈去世后,爸爸整天在外面玩得连家都不归,我和弟弟几乎成了孤儿。陈维对我的好,是我活那么大,享受到的惟一温暖。

  治疗了一个月,医疗费花去了一万多元,病却一点好转也没有。医生说我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期。我忍不住地伤心,陈维说尽好话安慰我。我对他说,对不起,害你花了这么多钱,病也没治好,我用什么还你呢。

  我想陈维那时是喜欢我的,好多次,他想抱我,但都被我避开了。

  转眼到了春节,病没治好,钱也没赚到。我暗暗着急,过年没有钱带回家,爸爸会怪我的。

  陈维好像知道我的心事,我回家过春节的前一天,他买来了好多礼物。他把这些礼物分成三份,一份给爷爷,一份给爸爸,还有一份给弟弟。然后,他把500元钱放进我的钱包里,说,“过年要用的”。

  我无声地接受了这些,自尊和需求在内心里冲撞,每次都是需求占了上风。我家太穷,陈维的钱物让我们家那个春节过得与往年有些不同。爸爸好像从我身上看到了希望,他由此推断出我是有出息的。

  离开老家来武汉的那天,爸爸找我要钱。陈维给我的五百元我已经一分不留地给他了。我没有钱再给他。爸爸一脸气愤地说:“我把你养大至少得花20多万,这钱你可得还我。谁帮你还了这20多万,谁就可以……”我抬起头看着爸爸,在我的逼视下,爸爸吞下了后半句话。

  那一刻,我才真正理解妈妈,我年轻能干的妈妈,她为什么忍心丢下一双年幼的儿女,在她二十几岁时,就选择了自杀。

  春节后我来武汉那天,陈维感冒了正在打点滴,接到我的电话时,他拔了针头就来找我。回了一趟家,我的感觉完全不同了,爸爸让家庭在我心里彻底失去了希望。再看到陈维时,我的眼光泄漏了内心的软弱和酸楚。

  

  和老男人谈恋爱

  我清楚地记得,那天是2002年的2月1日,我怀着一颗报恩的心,把自己给了陈维。我在他怀里哭了,他的怀里只有温暖,没有爱情。那是我的第一次。在此之前,我连男孩子的手都没牵过。我为了报答他,更为了以后他能给我、给我的家庭更多的照顾,我毫不犹豫地以青春作赌注,投资到了一个比我爸爸还大的男人身上。我和老男人谈恋爱了。

  那以后,我和陈维住到了一起。陈维做的是建筑生意,他要我别上班,就在家里做做家务。我听了他的话。

  陈维的房子是租来的二室一厅,他很多朋友都认识我,他们来打牌时,我在一旁端茶送水地伺候他们,给他们做饭。他们都很喜欢我。陈维很小气,和老男人谈恋爱,他甚至为他的朋友们喜欢我而吃醋。我们为此争了好多次,最后陈维竟然要求我,他的朋友们再来时,我最好关在房里,不要出来。

  不久我把同村的一个小妹也带到了武汉。刚来时她没地方住,就和我们住在一起。住了一个月,我感觉陈维看小妹的眼光有点不对劲。

  我在陈维家附近给自己和小妹租了间小房---小妹再住下去不合适,我也不能在他朋友来的时候老把自己锁在房间里。但更多时候,我还是陈维的“小保姆”---陈维的儿子比我还大一岁,暑假他来武汉玩时,陈维就是这样介绍我的。

  

  和老男人谈恋爱

  当年年底,我为陈维流了产。那天我正躺在床上休息,小妹的老板娘打电话给我,问小妹怎么还没上班。我本能地起了床,直接去了陈维那边,门敲不开。三分钟后,陈维打开了门,小妹果然在他那里。两人神情尴尬。

  我告诉小妹快去上班。说完这句话,我转身就跑了。我在二桥下面坐了一夜,冻了一夜。我和陈维闹得很凶,我想就算是为了报恩,自己付出得已经够了。我向陈维提出分手。

  恩答应了。他给了我六千元钱。和老男人谈恋爱同居一年来,这是他给我的惟一的一笔钱,我把钱全给了爸爸。

  离开陈维后,我随朋友去了深圳打工。两个月后,我接到陈维的电话,他要我回武汉,说再也不做对不起我的事了。也许是在一起的时间长了,我们之间没有爱情也有亲情,我也感觉自己离不开他。他一个电话,我又回到了武汉。

  同居四年来,我们反复吵了好,好了吵。不是我不信任他,就是他不信任我。

  和他在一起他不让我出去工作,偶尔赌气离开他时我又去工作,反反复复,我心力交瘁,工作没做好,钱也没赚到。心理上对陈维的依赖越来越大。现在每天睡觉都吃大把的安眠药。最后一次,陈维怀疑我和他一个朋友好,为了以示清白,我买了400颗安定片吞了下去……

  

  和老男人谈恋爱

  我被救活了,耳朵的状况更糟了,医生说我患了忧郁症,要住院治疗。爸爸这次被吓住了,他要我从此留在家里,不让我到外面打工。他说怕我打工打得没命了。

  可我哪里能留我在外面,一年好歹能带些钱回去。不管这钱是怎么得来的,它总是一家人的希望啊。我在心里对爸爸说,如果你有一点点当父亲的责任心,你的女儿何至于到今天这个地步。

  前些天爸爸来武汉找我要钱,他说家里房子已经住了三十多年了,今年想做新房子,他给我下的任务是,今年必须要交给家里一万元钱。

  我到哪里去找这笔钱去,陈维已今非昔比,经过这几年的折腾,我的青春也所剩无几。我很想正常的结婚生子,有自己的小家庭,过普通人的普通日子。可我的日子在哪儿呢?

  和老男人谈恋爱也许并不一定是对的,可是我也没机会去寻找我的良人啊,我的一大家子,我怎么敢去寻找一个人拖累,我不敢更不能,我更害怕我的另一半会嫌弃我的家世,会丢下我,和老男人谈恋爱也许就是他可以支撑我的一切需要,说到底我还是一个俗女,逃不过金钱的诱惑,我过怕了苦日子了,即使和老男人谈恋爱我也愿意,但愿我下辈子老天能对我好一点。